一季度中国外汇收支延续净流入态势,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

更新日期:2022年08月01日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陈志报道, 面对美联储大幅加息预期升温以及俄乌冲突持续, 中国一季度外汇收支仍保持净流入. 4月22日, 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 今年一季度, 银行自身结售汇顺差和代客涉外收支顺差达到分别为587亿美元和622亿美元。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王春英表示, 一季度我国外汇收支主要呈现五个特点。一是银行结售汇和跨境收支保持合理规模顺差;二是销售汇率和外汇融资总体稳定。例如, 一季度衡量购汇意愿的销售汇率为61%, 与2021年同期基本持平。
       3月企业等市场主体境内外汇贷款余额较2021年末增加162亿美元, 境外代进口付、远期信用证等跨境贸易外汇融资余额1235亿美元, 与2020年末基本持平2021年, 三是结算汇率基本稳定。衡量结汇意愿的结汇率为62.4%, 较2021年同期下降3.2个百分点。截至今年3月底, 市场境内外汇存款余额企业等主体7277亿美元, 比2021年底增加318亿美元, 表明市场主体外汇流动性仍然充足;四是企业保值率稳步提升。远期、期权等外汇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合计超过3700亿美元, 同比增长29%;公司套期保值率为26%, 比2021年提高4.2个百分点。
       五是外部外汇储备规模基本保持稳定。截至今年3月底, 我国外汇储备余额31880亿美元, 比2021年底小幅下降1.9%, 主要受非美货币对美元贬值、人民币汇率等因素影响。全球资产价格下跌。值得注意的是, 随着对美联储大幅加息的预期升温, 金融市场越来越关注中国的资本外流。王春英强调, 在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下, 我国外汇市场还呈现出人民币汇率稳定、跨境资金流动总体稳定、外汇市场预期基本稳定三个特点。一是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 整体表现平稳。今年以来,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小幅贬值1.2%, 但外汇交易中心人民币汇率指数同期上涨2.4%。同时, 人民币汇率保持双向波动态势。一季度人民币升值天数占比52%, 人民币贬值天数占比48%, 比较均衡;它反映了国内外汇供求和国际市场的变化。二是跨境资金流动平衡有序, 整体略有净流入。一季度, 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支总体保持顺差格局, 主要得益于跨境资金流动渠道稳定,

其中货物贸易项下资金净流入129.7亿美元, 创历史新高;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520亿美元, 同比增长17%, 继续发挥稳定外汇市场的基础性作用。三、外汇市场交易的合理性有序, 汇率预期基本稳定。就目前人民币兑外汇远期及期权等衍生品相关指标而言, 不存在隐含升值或贬值预期。同时, 市场主体继续保持“高位结汇、低位购汇”的理性交易模式, 用行动体现了对汇率前景的真实看法。在她看来, 本周人民币兑美元出现一定的回调, 主要是受国际金融市场走势和市场供求等多重因素的综合影响。但与国际主要货币相比, 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相对平稳。 “更重要的是, 中国经济具有较强韧性, 长期向好的发展态势没有改变, 国际收支结构稳定, 经常项目保持合理规模顺差, 人民币资产具有长期投资价值, 这将为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提供根本支撑。”王春英指出。下一步, 中国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 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弹性。外汇局还将密切关注外汇市场形势,

加强跨境资金流动宏观审慎管理, 引导跨境资金有序流动, 妥善处理好内部平衡和外部平衡, 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四大因素确保中国能够从容应对美联储加息的影响。记者获悉, 随着美联储大幅加息预期升温, 市场对中国资本外流压力的担忧日益加剧。王春莹直言, 从历史经验来看, 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通常会对跨国资本流动产生溢出效应。然而, 受打击最严重的往往是一些经济基本面薄弱和弱点的经济体。其中包括通货膨胀率高、经济结构相对单一、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的经济体, 以及国际收支恶化、经常项目逆差较大、外汇储备不足的经济体;尤其依赖外部融资、外债高企、偿债压力大的经济体。由于这些国家经济基本面不够健全,

即使跟随美联储大幅加息, 也未必能阻止资本外流。”她说。韧性不断增强, 宏观经济基本面稳步回升, 具备适应本轮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基础和条件。比如,

中国经济结构持续优化, 创新驱动趋势十分明显,

中长期经济稳中向好基本面没有改变。由于经常项目和直接投资仍将保持一定规模, 将对跨境资本起到稳定作用流动。 “我们初步测算, 一季度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同比增加, 全年顺差格局将保持;此外, 在国内保持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趋势下持续优化营商环境, 外资在华投资意愿强烈, 预计直接投资项下资金仍将出现净流入。王春英指出。三是我国对外资产负债结构优化, 外债偿债风险较低。截至去年底, 我国外债余额与GDP之比为16%, 低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 表明中国外债水平不高;外债结构也在不断优化。截至去年底, 存贷款、贸易融资等外债融资占比较上一轮外债去杠杆较为强劲的2016年底下降13个百分点。四是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正在发挥调节国际收支的自动稳定器作用。目前, 境内实体外汇存款超过7000亿美元, 处于历史高位。 , 可以有效稳定部分汇率调整, 有利于人民币汇率总体稳定和外汇市场平稳运行。 “总体来看, 尽管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因素复杂多变, 但我国外汇市场有望继续稳定运行, 跨境资金流动将呈现合理均衡发展格局。 "王春英说道。外汇管理部门也将坚持底线思维, 密切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调整的进展和溢出效应, 实时评估中国外汇市场运行情况, 切实维护美联储货币政策稳定。外汇市场。海外资本长期配置中国国债 值得注意的是, 近期中美利差大幅收窄甚至倒挂, 也增加了市场对海外资本减持中国国债的担忧。 .尤其是近两个月, 境外资本持有中国国债的规模持续下降, 更增加了这种担忧。王春英对此表示, 回顾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发展历程, 中美利差并不是影响外资投资中国国内债券的最重要因素。关于历史数据2018年, 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收窄至历史低位, 但债券项下资金整体仍呈现净流入。 “从国际比较分析来看, 中国债券在全球范围内仍然具有很强的投资价值, ”她说。一是中国债券投资收益比较稳定。如果按照 2018 年至 2021 年折合成美元的投资收益计算, 中国本币国债指数月收益率年化波动率为 4.7%, 低于美债波动率(6.5%), 表明中国债券收益的稳定性较高;二是投资价值多元化的中国国债。中国宏观政策自主性强, 国内经济和政策周期与美国等主要发达经济体不同步, 有利于人民币资产成为具有独立市场条件的重要资产类别。 2019年至2021年, 中国本币国债指数与美国国债指数的相关性仅为0.2, 几乎微不足道, 使得人民币国债为全球投资者提供了较高的多元化投资价值。三是全球央行储备多元化。目前, 各国在满足外汇储备充足性和流动性的同时, 积极分散投资。重要表现之一是境外央行配置人民币债券的需求持续增加。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 人民币在全球储备中的比重为2.79%, 仍有进一步提升的空间。四是债券指数跟踪配置需求。随着中国国债陆续被纳入全球三大债券指数, 越来越多的跟踪相关指数的配置型基金继续增持中国国债。五、外资比例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作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 我国债券市场外资占比约为3%, 与发达经济体和部分新兴市场国家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 增加配置空间较大。六是随着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政策的不断推进, 投资者投资境内债券的便利性将不断提高, 吸引大量境外资金流入。 “中长期来看, 中国金融市场将继续对外开放, 全球投资者也需要配置中国资产。外资投资中国债券市场的长期趋势不会改变。
       ”王春英指出。近期我国跨境证券投资的阶段性调整, 其实是复杂的国际经济金融形势下的自然市场反应——比如, 2020年境外对境内股票和债券的投资增加了2000亿美元以上, 但3月那一年, 持股也出现了净减少。超过100亿美元。在她看来, 跨境证券投资的局部调整并未改变我国跨境资本流动的整体平衡。
       特别是随着市场对某些短期因素的消化和预期, 境外机构对中国证券的投资将回归常态, 即长期价值投资策略的延续。 “最新情况是, 3月下旬, 债券和股票项下外资净流出较3月中旬环比下降39%和44%。4月以来进一步缓和, 净流入恢复在某些交易日。”王春英指出。

Copyright © 2005-2022 安徽建材有限公司 anhuijiancaiyouxiangongsi (fortsanity.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