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让野生动物成窦娥_国际观察_论坛_天涯社区

更新日期:2022年09月04日

       近日发表在英国《自然》杂志预印本平台“研究广场”上的一项研究表明, 生活在老挝北部某些洞穴的马蹄蝠携带的冠状病毒与新型冠状病毒具有相似的关键特征, 这表明病毒的存在密切相关。 本质上与新型冠状病毒有关。 把所有新病毒的出现都归咎于野生动物, 是西方思维的惯常逻辑。 据美国之音今年3月26日报道, 美国动物园正在给动物注射新冠疫苗。 2021 年 1 月, 在动物园的一群大猩猩出现 Covid-19 症状并随后检测呈阳性后, 圣地亚哥动物园的一只雌性猩猩成为世界上第一只接种 Covid-19 疫苗的猿类。 目前, 圣地亚哥动物园的其他9只灵长类动物成员已接种疫苗,

其中包括5只倭黑猩猩和4只大猩猩, 1只倭黑猩猩和3只大猩猩已经接种了第一剂疫苗, 第二剂接种将于4月进行。 动物爆发与动物园一名无症状的 Covid-19 看护人有关, 其中七只动物表现出轻微症状并正在康复, 但一只老年银背大猩猩患上了肺炎(可能与 Covid-19 相关)和心脏病, 给予药物和 用抗体处理以阻止病毒感染细胞。 迄今为止, 已确认被感染的动物包括动物园大猩猩、老虎和狮子、家猫和狗、农场饲养的水貂以及犹他州的至少一只野生水貂。 这是新型冠状病毒从人传染给动物的典型例子。 长期以来, 西方医学界一直将新病毒的来源归咎于野生动物, 在他们的操纵下, 这种误解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猜猜人体内发现的新病毒来自野生动物, 他们调查过吗? 未经调查取证就断定新病毒来自野生动物, 是彻头彻尾的主观主义; 一旦在野生动物身上发现了类似的病毒,

就会被珍藏起来“证实”他们的推论是“完全正确的”, 众所周知, 他们在野生动物身上发现的“证据”, 很可能是人类或驯养动物传下来的, 他们只是从局部而不是从整体的角度分析问题, 这使他们变成了完全的机械唯物主义, 即形而上学。 “禽流感来自候鸟, SARS来自果子狸, COVID-19来自蝙蝠、穿山甲……”他们撒了一系列谎言, 制造了一系列冤案。 2003年, 外国人的好学生钟南山, 在饲养的果子狸身上发现的SARS病毒被认为是罪魁祸首, 被彻底扑杀。
        养殖果子狸身上的病毒也有可能是人传人的, 果子狸哑口无言, 变成了豆豆。新病毒从何而来的问题已经不那么神秘了。 在地球生命进化史中, 许多史前物种消失了。 这不是西方所说的——小行星撞击造成的, 也不是人类的祸害,

而是地球物种随环境变化的结果。
        天地养万物, 环境变了。 不适合老物种消亡, 适应形势的新物种出现。 由于环境的变化, 新病毒也会发生变异。
        至于它所产生的环境是人为造成的, 还是自然变化的结果, 值得研究。 例如, 西方疯牛病和艾滋病的起源可能是人类对环境的破坏。
        新出现的病毒的第一个宿主取决于最接近它的宿主。 可能是人, 也可能是畜禽, 也可能是候鸟和候鸟。 新病毒出现后, 最正确的做法是积极防治, 尽可能找到感染源。 中国应对新冠的举措值得表扬。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 忙于追根溯源, 埋头苦干, 只好承担后果。 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一方面是出于政治动机, 另一方面是他们对新病毒的误解。 一些自以为是的西方人认为这种新病毒是人为的, 他们对自己的评价过高。 迄今为止, 人类还没有能力创造出地球上不存在的、具有自我繁殖能力、适应地球自然环境的新物种。 人类可以杂交, 但这些物种没有繁殖能力。 即使在实验室取得了一些进展, 也很难在自然环境中生存。 COVID-19 具有在自然环境中自我复制和变异的能力。 会不会是人造的? 洋人若能造物, 何不让自己长生不老, 无毒无敌, 法力无量呢? 他们如何使用他们制造的新病毒来消灭敌对国家? 国家开放后, 一些外国精英在中国灌输了大量伪科学。 温室气体理论、野生动物保护理论、野生动物传播理论都是典型的伪科学。 这些论证不科学、不严谨、不辩证, 都是形而上学的。 不知道这些精英是故意的, 还是他们缺乏辨别能力。 他们不知道的是, 在这些伪知识的统治下, 真相失去了话语权。 这是愚蠢而危险的做法。

Copyright © 2005-2022 安徽建材有限公司 anhuijiancaiyouxiangongsi (fortsanity.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