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报名”致多城地块停推?北京二次土拍成交513亿不足首次供地一半,首现“现房销售”「鏖战“两集中”」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6日

       北京报道, 首轮集中供地溢价率超20%, 日超1000亿元的火热景象未延续至第二轮。 事实上, 第二轮土地拍卖降温迅速, 底价出让已是普遍现象。 由于房地产企业参与度不高,

甚至没有地块登记, 北京、杭州等多个城市在开拍前夕推迟或终止了土地出让。 即便是在频频“抢地”的深圳, 也有一块地被传了进去。相比之下, 北京第一轮集中供地1102.21亿元, 第二轮集中供地下降了 近50%至仅513.45亿元。 杭州第二轮土地拍卖更“冷”, 成交额约257亿元, 却是第一轮集中供地的20%。 一位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 虽然不少城市对集中供地的溢价率设定了15%的上限, 但在质量竞争、自持竞争、 商业部分的增加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房地产企业的利润。 目前房企现金流吃紧, 在各种“紧缩咒语”下, 不得不选择“集体躺下”。 北京26块地块延期或因“未登记”。 “这种情况以前很少发生, 那时候一线城市的地块都得抢。” 某地产公司北京地区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快报。 10月11日晚, 北京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委员会发布公告称, 原定进行第二批土地集中供应的26块地块已延长挂牌和招投标时间, 具体招投标截止时间和挂牌截止时间 与下一批商品相同。 住宅用地集中供应不变。 北京第二批土地集中供应原定出让43块地块。
        9月27日, 平谷一处地块提前售出, 剩下的42块地块中, 只有16块有申请人。 上述房企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因为没有人报名, 剩下的26块地块只能延长挂牌时间。” 以此推算, 北京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的房地产企业参与率不超过50%。 . 更值得一提的是, 其中10块递延地块位于北京楼市热门地段朝阳。 10月13日, 北京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结束,

17宗土地总成交金额513.43亿元。 成屋销售也首次出现在北京土地市场。
        中铁地产与兴创联合体中标的大兴黄村地块最终进入成屋销售竞争。 北京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国企表现良好。 首开、中铁地产、北京城建等地产公司频频出手, 将大部分土地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中。 事实上, 在北京的这一轮土地拍卖中, 只有龙湖和茂源两家民营企业获得了收益。 除了北京, 杭州第二轮集中供地也出现了很高的“倍率”。 10月11日, 杭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发布公告称, 经研究决定, 终止17宗土地挂牌出售。 按照杭州的规划, 两天内将开展杭州市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 共推出31块地块。 其中, 10个“有竞争力”的成屋销售地块将于10月13日进行拍卖。然而, 这10个地块是由于“注册房企数量不某非杭州本地地产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作为非本地地产公司, 我们在杭州市场的土地收购和销售优势远不及本地地产。 房地产公司。 经测算, 如果拿下“优品”地块, 该项目的利润率很低, 对企业的压力也比较大。 “除北京、杭州外, 西安10月12日也发布公告称, 第二批土地集中供应17宗地块因故终止, 已缴纳招标保证金的单位可申请 加上3月27日终止的3块地块中的9块, 西安市第二批土地集中供应共有20块地块被终止。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后发现, 第二轮 土地集中供应已经包括北京、杭州、上海等多个城市在开拍前夕被推迟或终止, 原计划出售的地块数量锐减。 大部分城市不到60%, 这样的场景是可以预料的, 当时业内认为集中供地有利于地产龙头企业, 也有利于减少土地炒作 等现象, 控制地价。 不过, 自首轮集中供地结束以来, 房地产企业出现的“集体平躺”现象被淘汰。 “平仓”表现在房企对第二轮集中供地的“冷淡”态度, 拿地意愿下降, 使得多城不得不延长上市时间或终止出售。 贝壳研究院公布的数据显示, 2021年第三季度, 全国351个城市住宅用地成交金额1.08万亿元, 同比下降37.01%; 本次交易规划建筑面积3.09万亿平方米, 同比下降47.55%。 数据显示, 2021年只有广州和沈阳住宅用地供应完成率超过80%, 其他城市大部分在60%以下。
        更难得的是, 一线城市也出现了“通过拍卖”的现象。 9月29日, 深圳完成第二轮土地集中拍卖, 共出让22宗土地, 总面积81.38万平方米, 总起拍价422亿元。 最终, 深圳宝安区的一块地块因没有房地产公司竞标而中标。 , 其余21块地块成功售出。 深圳作为炙手可热的房地产区域, 备受业内外关注。 一位接近房企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第二轮集中供地冷了, 业内早就预料到了, 很多房企在首轮集中供地中赚了大钱 供应, 但在赢得竞争后, 他们发现在多重条件的约束下, 项目赚不了多少钱。 开拍就举牌, 让地产公司尴尬。 ”该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第二轮集中供地到底有多冷?相比之下, 2020年疫情来袭时, 一季度房企销量大幅下滑, 现金流吃紧 但2020年, 土地市场上演了很多地产公司集中猎杀地块的戏码, 溢价率超过40%的地块不在少数。飞宝河区已售出两块地块, 均吸引了20多家房企参与竞标。 四季度本应是房企重点补仓的时间, 但在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中,

房企已经“隐形”在土地市场, 征地热情不及 和过去一样好。 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 2021年三季度, 土地出让溢价率从二季度的19.5%降至9.0%,

降幅为10.5个百分点。 据贝壳研究院分析, 地价率大幅下降主要受两个方面的影响, 其中集中供地城市地价率上限设定为15%。
        设置溢价率上限, 不仅可以有效控制地价, 防止炒地等现象, 还可以降低房地产企业的征地成本。 那么, 在这样的背景下, 为什么房企依旧“躺着”, 不愿补仓呢? “门槛提高了, 对销售价格和资金来源都有比较严格的限制。虽然溢价率有限, 但地价加上销售价格限制, 利润空间并不大。” 一位TOP30房企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10月12日, 杭州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结束。杭州本轮土地供应除了限制溢价率外, 还包括严格审查 房地产企业资质和资金来源, 自建竞争转为竞争质量或抽签。 贝壳研究院认为:“杭州土地拍卖规则的调整, 将考验房企资金、现金流能力和经营管理能力的健康状况。”从拍卖结果来看, 杭州第二轮土地集中供应17起 提前终止, 卖出14笔, 总成交金额257亿元, 成交溢价率为4.6% p 从第一轮的 26.0% 下降。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 在第二轮集中供地中, 多个城市调整了招标规则,

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房企的门槛。 房地产公司已经度过了之前的黄金和白银时期。 2021年以来, 房地产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 与以往不同,

但比以往更加艰难。 “不急着拿地, 房企急着干什么?急着集资, 急着卖, 急着收钱, 急着 减少债务。” 一位房地产公司的区域财务总监说。 进入四季度, 房企需要全力以赴确保销售目标, 将各项指标降到“三条红线”以下以维持信用, 确保2022年能够继续融资。

Copyright © 2005-2022 安徽建材有限公司 anhuijiancaiyouxiangongsi (fortsanity.com),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