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玉书:开放民间投资的下一步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09日

       对话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曹玉树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尚浩 政府投资主要是在四两方面发挥主导作用, 因此, 保持投资快速增长的关键取决于私人投资。就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而言, 市场经济越发达, 民营企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就越大。宏观政策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扩大内需要靠投资, 而投资的关键是民间投资能否跟上政府投资;民间投资靠信心, 信心来自政策预期;政策的核心是促进私人投资, 促进私人投资的政策包括:大环境、公平竞争、市场准入、金融服务。纵观近四个月的经济数据, 不少乐观人士认为, 宝霸的目标肯定可以实现。现在股市、房屋和汽车销售都在增长, 政府希望看到V型复苏。政府认为保持较高的经济增长率至关重要, 因为每年新增的劳动力对就业构成了很大的问题。我们看到, 政府似乎对此有不同的政策准备, 并计划在财政和货币政策上采取进一步的措施, 但财政刺激既没有必要, 也不太可能永远持续下去。政府已经意识到, 未来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之一是如何促进私营部门投资并为其发展提供资金支持。因为如果中国经济更加依赖政府支出, 尤其是政府投资项目,

这对政府来说必然是一个很大的负担.我们也看到, 自国务院提出尽快修订政府投资项目审批目录以来, 如何拓宽和畅通民间投资开放路径的问题备受社会关注。国务院决定调整现有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 调动社会和企业投资积极性, 扩大投资需求, 调整优化投资结构, 有何意义?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曹玉树近日接受本报专访, 就诸多相关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和阐述。正确看待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的关系 《华夏时报》:开放民间投资已被提上政府重要议程, 紧迫性似乎非同一般?曹玉树:4万亿元投资计划涉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 需要大量中长期资金。今年一季度, 全国新增信贷4.58万亿元, 比去年同期增长90%以上, 大部分信贷资金流向铁路、公路、基础设施等政府投资项目。为控制风险, 银行对投资项目的资本金比例有严格要求。 2008年以来, 由于房地产市场下滑, “土地财政”收入减少, 金融危机也减少了税收。 4万亿投资计划出台后, 很多地方配套资金相对不足。 《华夏时报》:民营经济一直是社会经济中最活跃、发展最快的部分。如果开放民间资本进入更多的行业和领域, 会不会提高民间投资的积极性, 提高整体水平?一个国家经济的效率和活力?曹玉树:在经济复苏的过程中, 政府投资起到了先导作用, 但经济能否持续增长, 民间投资能否接过接力棒是关键问题。一些新政策的出台应有助于缓解地方政府投资项目资金不足的问题, 降低固定资产投资资金比重, 拉动民间投资增长。尤其是房地产项目资本金比例的降低, 对房地产投资增速回升应有积极作用。下一步, 国家要开放民间投资, 激发民间资本的积极性。 《华夏时报》:舆论特别注意到, 你4月20日在北京三味书店的演讲中说,

4万亿元计划如何在社会投资中发挥引领作用, 意义重大。政府研究制定了促进民营企业增加投资的政策。未来万亿经济刺激计划能否发挥作用, 能否带动社会投资, 是中国经济能否保持可持续发展的关键。此外, 还有来自国家工商总局、国家税务总局、中国社会科学院的报告显示, 政府迫切需要民间资本的积极投资。那么, 政府是否应该因此采取前所未有的政策呢?政府应该研究制定什么样的政策来促进民间投资?曹玉树:首先要正确看待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关系。政府投资对于应对经济增长放缓是必要的。增加投资、扩大内需是应对世界金融危机、抑制我国经济增长下滑的重要举措。新的政府投资是需要的是政策导向, 它提供了一个信号;它直接带动了一些重要领域的发展, 这些领域应该由政府投资, 起到带动全社会加大投资的作用。但我们绝不能误读政府投资。应该认识到, 政府投资规模有限, 政府投资方向有限, 政府投资后劲有限。需要冷静分析政府4万亿元的新增投资。我们可以看到, 4万亿元的投资是由中央1万亿元、地方1万亿元、银行2万亿元组成。 4万亿投资分为2009年和2010年两年, 即每年投资2万亿。国家此项投资占总投资不到10%。有学者说,

它只能拉动GDP增长1个百分点。中央每年投资1万亿元、5000亿元。其构成为:经常预算投资1604亿元, 灾后重建1500亿元(去年安排200亿元), 中央新增投资2000亿元(其中去年已安排1000亿元)。 《华夏时报》:4万亿元中,

地方政府将支持1万亿元。是不是有些地方不一定能实现?曹玉树:政府投资规模有限还体现在, 2009年中央投资9080亿元, 比2008年的4205亿元增加了4875亿元。除了新增投资1040亿元和去年四季度安排灾后重建, 共新增 5915 亿元。 2009年, 按20%的增长速度, 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完成20.7万亿元。中央投资占社会投资总额的比重2.8%。地方项目投资占90%。 《华夏时报》:那么地方政府的投资来源在哪里?曹玉树:调查地方建设资金的来源, 可以看出财政:各地财政收入不平衡, 大部分是粮食财政, 有相当一部分是中央财政支付的。债券发行:根据预算法, 地方政府无权发行地方政府债券, 只能由中央政府发行。土地出让:资源有限受控, 地价下跌。贷款:一是项目本身要有资金, 二是项目属于商业运营, 比如高速公路, 需要通过通行费来偿还。政策利好:世界金融危机令融资市场低迷, 地方政府对中央财政支持寄予更多希望, 形成一大批“捞项目”。
       关于政府投资的后劲, 主要取决于财政收支状况。今年财政收支矛盾比较突出。从收入看, 2009年一季度, 全国财政收入下降8.3%, 支出增长34.8%。
       经济增长放缓, 企业效率下降, 财政收入来源减少;从支出看, 要扩大政府公共投资规模, 加强农业、农业、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节能减排等建设, 缓解企业困难, 财政支出需要增加;财政支出基数大而刚性。 《华夏时报》:您认为一季度财政收入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曹玉树:一是经济增速放缓, 企业利润下降, 财政收入来源减少;二是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 实施结构性减税。包括降低证券交易和单边征收印花税税率、增值税转型减税、对小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实行低所得税率、减免个人所得税等。小排量汽车减免5%的汽车购置税。 、数次提高部分商品等的出口退税率, 政策性减税力度更大;三是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和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双双下降, 相应减少了按现价计算的财政收入。我们应该看到, 政府投资的方向是有限的。根据市场经济规律和政府财力的可能性, 政府投资的方向是有限的, 主要用在一些需要用纳税人的钱发展的领域, 而大量竞争激烈的领域需要依靠社会投资。能否保持投资较快增长取决于民间投资 《华夏时报》:政府投资和民间投资在保持经济较快增长方面有何不同表现?曹玉树:政府投资主要包括:建设一批大中型重点水利工程、大中型危库加固、大灌区节水改造和水源工程等。如农村饮水、沼气、农村电网改造、农村道路等;城乡保障房工程;铁路、公路、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公益和社会事业;节能减排、生态环保建设等。也就是说, 在上述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 政府投资主要是发挥主导作用。
       因此, 保持投资快速增长的关键在于民间投资。就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而言, 市场经济越发达, 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越大。关于这个问题, 我们看到中央已经充分认识到并高度重视, 有关部门也在加紧研究制定相关政策。政府也很清楚, 要激活内需, 保持经济高速发展, 不能单靠政府投资, 更不能靠国有资本。民间资本要充分参与,

激发民间资本信心十足地创造财富的积极性, 让民间资本自己受益。 , 以造福于民。 《华夏时报》:但中央的认识如何变成地方的共识?良好的民间投资环境如何真正出现?如何推动各级政府为民间资本提供更多投资空间, 开辟更多投资领域, 提供更多优质项目, 完善基金启动机制, 化解民间资本投资风险?是否应该通过政府补贴、财政贴息等方式, 鼓励民间资本进入一般资本不愿进入的领域?同时, 鼓励中小企业整合、重组、兼并, 加快产业集中, 提高抗风险能力和竞争力?曹玉树:现实也证明, 没有民间投资跟进的纯政府投资在效率上是有局限性的。面对世界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可能产生的深化影响, 政府应在中国继续加大政府投资的同时, 迅速激活民间投资。毫无疑问, 各级政府要在实施4万亿振兴计划的同时, 向民间资本敞开大门。但政府投资的扩张应在一定程度上避免,

不应演变为对民间资本的“挤出效应”。政府应研究如何资本将破除行政管控、政策壁垒和行业准入壁垒, 让民间资本更广泛地参与振兴规划。那么, 是否应该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那些原本由国家垄断的行业或领域呢?已对国有资本和外商投资开放的领域, 以及尚未对石油天然气、电力、水处理等国家垄断行业和金融、保险等金融业开放的领域, 以及铁路、公共交通、信息技术等第三产业和电信、水利环保、医疗卫生、社保、文化教育等行业, 投资回报率高, 一直吸引民间资本长期以来, 应该全部对民营资本开放吗?理论上, 私人资本可以进入这些领域, 但实际上现在有些困难。不是政府不允许民间资本进入, 而是客观上不可能进入。例如, 在石油勘探生产领域, 民营企业既没有实力也没有能力进入。例如, 在石油业务领域, 民营企业不把控油源, 石油勘探开发企业不愿将其产品分销给他人。这种历史性的市场状况一时难以改变。关于促进民间投资的政策思考 《华夏时报》:民间投资能否跟上政府投资, 主要问题是什么?曹玉树:中国民营经济已经占到GDP的60%, 创造了75%的就业, 社会投资已经占到全国固定资产投资的三分之二。民营企业经过多年发展积累了可观的积累。目前的主要问题是信心不足, 观望。过去几年, 中国民营企业商业利益非常好。去年上半年赚了很多钱, 现在突然说钱没了, 令人费解。主要是信心不足, 大环境不好。有舆论提醒, 宏观政策要重视“去化”现象。不久前, 国内媒体对14家国内银行的公开信用信息进行统计发现, 今年前两个月, 14家国内银行的授信额度合计达到4.72万亿元。其中:地方政府信贷3.49万亿元, 大型投资项目和大型企业信贷1.06万亿元, 中小企业信贷1956亿元, 仅占总规模的4%不到。虽然授信与实际授信还有一段距离, 但可以大致反映未来的授信流向。因此, 宏观政策需要考虑以下几个问题: 扩大内需靠投资, 而投资的关键在于民间投资能否跟上政府投资;民间投资靠信心, 信心来自政策预期;政策的核心是促进私人投资, 促进私人投资的政策包括:大环境、公平竞争、市场准入、金融服务。 《华夏时报》:那么, 您能否确保既定政策从中央到地方得到真正有效的落实?民间投资如何享受从信贷融资到财政贴息、从信用担保到利率、税收的优惠便利政策?政府是否应根据民间资本的特点, 尽快建立适合其发展要求的金融体制机制, 完善相关政策和服务体系, 使其在参与社会资本的过程中给予更多的支持和更少的阻碍。
       市场经济?曹玉树:宏观政策要考虑如何降低中小企业贷款的门槛。如江苏, 中小企业贷款企业不良资产率不得超过1%, 大型企业不得超过4%;贷款利率明显偏高, 担保率高。因此, 应加大对中小企业融资的政策性担保和再担保投入, 尽快建立中小企业贷款风险补偿基金。探索多种形式的中小企业债券融资, 加快创业板市场建设。打破市场壁垒, 降低中小企业融资成本。主要商业银行应设立中小企业贷款专门机构, 确定银行新增中小企业贷款比例。加快发展农村小额贷款公司、村镇银行等新型金融机构。对商业银行小企业不良贷款给予财政补贴。人物简介 曹玉树, 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新闻发言人。长期从事宏观经济管理和经济体制改革领导工作, 具体参与国家宏观调控政策措施的研究、起草和组织实施。现任国务院西部大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兼任中国宏观经济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管理和产业经济。

Copyright © 2005-2022 安徽建材有限公司 anhuijiancaiyouxiangongsi (fortsanity.com),All Rights Reserved